首页
简介
新甫京娱乐
资讯
电工电气
返回顶部
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网站2016年7月26日报道,这是该委员会自1994年通过日本的提案以来
发布时间:2020-02-09 02:21
浏览次数:

摘要:[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网站2016年7月26日报道]2016年世界社会论坛(WSF)将于8月8日日本长崎原子弹71周年纪念日开幕,会上各国代表将 -->

田上指责日本政府一方面呼吁废除核武器,另一方面却采取依附美国核力量的立场,两者互相矛盾。他还敦促日本铭记无核三原则,尽快建立“亚洲无核区域”。

广岛出生、政治选区也在广岛的岸田推动废除核武器的政治行动显得比所有前任都积极,今年日本的提案还首次增加敦促各国领导人等访问广岛、长崎原子弹受害城市,以扩大国际社会对核武器非人道影响的认识建议。

  也就是说,在“核能的和平利用”的旗号下,由日本政府主导,核能发电在战后日本得到了飞速发展,日本的核电站数量和发电量均名列世界前茅。在这个过程中,普通日本人对核能发电的意识和立场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即认可和推进核电发展的心理在慢慢占据上风。

  广岛纪念仪式祈愿和平数十国代表参加

[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网站2016年7月26日报道]2016年世界社会论坛(WSF)将于8月8日——日本长崎原子弹71周年纪念日开幕,会上各国代表将讨论国际紧张局势变化以及大部分地缘政治变化。

摘要:[据日本时报2016年8月9日报道] 日本长崎市长田上富久9日在长崎原子弹爆炸71周年纪念仪式上呼吁各国政府运用集体智慧,废除核武器 -->

尽管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1月4日在记者会上对投票结果表示,在核武器持有国与非持有国之间高涨的对立意见中,日本的主张获得多数国家支持极为有意义。岸田说:这是首次向世界的领导人呼吁访问原子弹被害城市,希望提升世界废止核武器的形势。不过《朝日新闻》透露投票结果令外务省受到巨大冲击。

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员 崔世广

  据日本媒体报道,今年的广岛纪念仪式仍将依照往年惯例,于6日上午8点起在广岛市中区的和平纪念公园举行,持续45分钟。全球68个国家及欧盟代表将出席仪式,美国驻日本大使卡罗琳肯尼迪将代表美国出席。

根据戈登所说,目前不仅仅是美国和俄罗斯,世界上其它有核国家同样在准备大幅增加军费以现代化其核武库,“拥有和发展核武器就像毒瘾一样”。(核信息院 赵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活动并表示,日本将尽一切努力实现世界无核化,但并未给出具体解决方案,他的讲话内容与上周六在广岛出席活动时发表的讲话类似。(核信息院 宋岳)

报道称,在日本积极推动下,继今年4月广告召开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国外长会议后,核裁军会议8月又在广岛开幕。10月份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第一委员会讨论裁军的会议上,中国驻联合国裁军大使傅聪又不断地批评日本,先是指责日本大量囤积可能制造核武器的钚和浓缩铀,存在核武装的嫌疑,后来再指责日本拖延处理二战后遗留在中国的化学炮弹等,中国国内也配合宣传,媒体称日本把联合国公器私用等。

  一般来说,日本人具有比较强烈反核意识,这在世界上也是出了名的。形成反核意识的一个很大原因,是日本曾经遭受过原子弹轰炸的灾难。可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受到原子弹轰炸的灾难体验,是日本人反核意识的原点。

  报道指出,日本长期以来一直从核废料中提取钚材料,是无核武器国家中拥有核材料最多的国家。加上这次漏报的640公斤钚,日本目前共拥有45吨可用于生产核武器的钚,总共约可制造5500枚核弹头。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应该废止核武器,但是却没有作出改变的意志。例如,7月北约华沙峰会的官方声明称,只要世界上存在核武器,北约将继续维持核联盟,任何关于核武器的决议都必须经过所有28个成员国一致赞成才能通过。

长崎核爆受害者代表井原洋一呼吁日本政府摆脱对美国“核保护伞”的依赖,并呼吁有核武国家采取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

报道称,对于联合国第一委员会11月2日投票表决日本的提案结果,日本并没有预计的欢呼声,大部分传媒低调或迟迟不报道。令日本深感不安的是,2009年以来一直与日本合作提案的美国今年首次不赞成日本的提案。投票时,不仅美国、英国弃权,去年投赞成票的法国也弃权,加上其他核武器持有国和部分非持有国投弃权票,而事前因斡旋美国不果,日本自己也投了弃权票,结果共有17国弃权。

  很明显,日本想在战后发展核武器,至少存在着两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其一是民意。在和平主义的反核意识产生,反核运动蓬勃开展的背景之下,在日本社会里如果想要拥有核武器,从民意基础角度来看是非常困难的。另一个障碍是日美同盟关系的存在。1951年日美签订了日美安保条约,1960年日美安保条约重新修改。日美同盟关系一方面保证日本在遭受核威胁和核危机时,美国将给日本提供核保护;但同时对日本自主发展核武器的意愿也是一种限制,美国的意志成了一种难以越过的障碍。所以,对战后的日本来说,或许只能选择一条路,即不拥有核武器。

  分析称,从技术角度看,日本所拥有的大量武器级核材料已远远超出其民用核技术的需求,引发了国际社会的疑虑和不安。尽管日本政府给出并非故意漏报的说辞,但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的质疑与担忧并未减弱。

加拿大核责任联盟主席戈登•爱德华兹表示,当前世界正在倒退回冷战时代,全球核威胁呈现逐步上升趋势。

[据日本时报2016年8月9日报道]  日本长崎市长田上富久9日在长崎原子弹爆炸71周年纪念仪式上呼吁各国政府运用“集体智慧”,废除核武器。

报道称,今年4月纽约联合国总部开幕再审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会议时,到访纽约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大会演讲中倡导国际社会无核化,他对日本今年继续提出废除核武器为目标的决议提案说:日本希望成为疏通核武器持有国与非持有国的桥梁。

  另一方面,虽然日本的核能发电站间有事故或问题发生,但由于瞒报或宣传,却造成了核能发电绝对“安全”的假象。再加上民主党上台后,提出为防止全球气候变暖,日本减排25%的目标的影响,近年来日本民众对核能发电的认可度在不断提高。据日本原子能委员会的舆论调查,2005年日本民众对核电的认可度为35.6%,到2009年达到了50%。对于核电站的安全感,1999年“感到安全”、“感到比较安全”、“感到些许不安”、“感到不安全”的分别为4%、21.4%、52.8%和15.5%;2005年分别为4.4%、20.4%、48.1%、17.8%;2009年则为6.1%、35.7%、43.4%、10.5%,安全感明显上升。与之相联系,对于核电开发的立场,2005年持“积极推广”、“谨慎推广”、“保持现状”、“应逐渐废止”,“应立即废止”的分别为8%、47.1%、20.2%、14.7%、2.3%;2009年则为6.1%、35.7%、18.8%、14.6%、1.6%,反映了国民意识的变化。

  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的惨痛教训,导致日本政府于1967年宣布非核三原则,表明不拥有、不生产、不引进核武器。但日本媒体今年年初报道说,日本在向国际原子能机构递交的材料中,“漏报”了640公斤武器级钚材料。

土耳其的局势变化是会议焦点话题之一,根据戈登所说,北约在土耳其储存的核武器监管责任人,因为策划参与近期的军事政变,现已被土耳其当局关押。

傅聪投票后还说,日本广岛、长崎的原子弹被害是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直接结果。

  与战后日本的发展离不开美国一样,日本发展核能发电的政策背后,也有美国的存在。日本着手核能开发,是从1952年实质上恢复自治后开始的。先是在日本学术会议内部开始议论,后来设立了财团法人电力经济研究所。1953年12月,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为了牵制在核能发电领域领先的苏联,在联合国大会上做了“为了和平的原子能”的演说,主要内容是要求在国际框架内保管、监视核燃料,按照必要分配给各国。

  日本共同社7月底在日本全国的原子弹爆炸受害者中开展了一次有关废除核武器的问卷调查。关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问题,约54%的受访者持“反对”意见,是“赞成”的两倍以上。

加拿大废除核武器广播网将全程报道2016年WSF热议话题,并计划向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施加压力,促使其采取真实有效的措施支持废止核武器。

外媒称,中日两国驻联合国裁军大使在联合国激烈争辩日本废核决议提案以来,联合国第一委员会日前以大部分成员国投票赞成、3国投票反对的结果采纳了日本提案。但日本不仅没能为在国际舞台上的外交胜仗欢呼,而且正为日本自己也投弃权票显得尴尬。

  但是,福岛核泄漏事故的发生,打破了日本核电利用的“安全”神话,也显露出了日本“反对核武器,但推进核能利用”这样的矛盾结构的破绽。福岛核泄漏事故说明,核能发电同样存在巨大风险,特别是在日本这样的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度更是如此。这考问着日本人的核意识,也考问着日本政府的核能政策。

  就在不久前的7月29日,69年前日本广岛原子弹投弹任务组的最后一名成员西奥多·范柯克在美国去世,终年93岁。范柯克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曾表达对原子弹和战争的厌恶,但坚持认为对日本投下原子弹的决定正确,因为这加速了日本军国主义投降,从长期角度看是“挽救生命”。

佐野事后对日本记者团解释说,在核武器持有国与非持有国之间推进核裁军的国家,围绕核武器的非人道性、核裁军的效果措施立场悬殊,推进废除核武器的日本没能取得立场整合,但并非反对决议。

  这样,经过日本政府、国会相关部门讨论,在20世纪70年代初形成了日本的核政策。该政策具体来说由四个支柱构成:(1)无核三原则;(2)努力实现核裁军;(3)依赖美国的“核保护伞”;(4)推进原子能的和平利用。也就是说,日本的核政策存在着两个相互矛盾的原则和逻辑:“虽然自己不拥有核武器,但美国的核武器是必要的”;“虽然不拥有核武器,但推进核能的利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39年全面爆发,战争把世界分为两大阵线:参加反法西斯同盟国的包括中、苏、美、英、法等50国,参加法西斯国家集团的有德、意、日等7国。在亚洲,中国战场担负着反对日本侵略者的主要任务。在欧洲,苏德战场为主要战场。

报道称,会议期间核武器持有国与非持有国对立,中日争执持续,5月份会议在没能达成决议案协议的状况下闭幕。岸田对此表示遗憾,并称他已指令外务省制定一个核武器持有国与非持有国意见接近的提案,向联合国第一委员会讨论核裁军的会议提出。

这张2012年2月20日拍摄的图片显示的是,工作人员在日本福岛县福岛第一核电站四号机组建筑内工作。当日,在日本大地震、海啸灾害及福岛核电站事故一周年前夕,日本政府邀请日本媒体以及部分外国媒体,对福岛第一核电站内部情况以及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安全检查等进行现场采访。这是自2010年11月以来,第二次允许部分媒体现场采访。新华社发

  日本有关部门统计,截至2010年,广岛因受原子弹伤害而死亡的人数已达27万人。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11月4日报道,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美国东部时间11月2日下午以156国投票赞成,中国、俄罗斯、朝鲜三国投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了日本提出的废除核武器决议提案。这是该委员会自1994年通过日本的提案以来,连续22年通过日本的提案。

  但是,很大程度上是迫不得已的现实主义选择,却也可以用来对外界树立日本的国家形象。“反核”,变成了日本的国家标语。而打开盖子一看,其内容则是:“反对核武器,但是推进原子能的和平利用”,这作为一个整体成为了日本这个国家的前提。这样的前提也对日本的和平运动和反核意识产生深刻影响。一说反对核武器,谁都会同意。但是一到原子能的开发利用,政府和产业界是积极推进者,在市町村和市民团体则出现了意见对立和不一致。其结果,为了回避论争,将反对核武器与核能利用分开来看,不将原子能的争论带入反对核武器论,就成为了日本人核意识的主流。虽然在日本也存在着将反对核武器与反对原子能发电完全结合在一起的彻底、绝对的反核论,但并不占主流。

  投下“小男孩”后3天,美军又出动B-29轰炸机将代号为“胖子”的原子弹投到日本长崎市。长崎市约60%的建筑物被毁,伤亡8.6万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37%。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签署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至此结束。

报道称,日本的提案迅速获得25国支持,但中国裁军大使傅聪表示中国反对日本提案,他指责日本企图以加深国际社会对广岛、长崎被害的印象,把日本二战加害国的身份变成受害国。

图片 1

  日本官员承认了漏报一事,但称漏报为“特殊情况”,并拒绝提供所谓“特殊情况”的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seonewthing.com. 新甫京娱乐娱城平台-棋牌手机网站3522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